新葡京32450求索农民专业合作:“三农”问题路在何方

另一大特色,则是着力向绿色生态农业转型。在与三地结成合作关系的柏乡县华丰面粉厂,总经理王连春告诉记者,这里的小麦加工面粉产生的余料将用于制作饲料。

从200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正式施行以来。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一种在农村家庭承包经营基础上,实现农业规模化经营的互助性经济组织,在中国不同省份得到了较快的发展。

“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本世纪初的2000年,一位基层干部上书最高层的秉笔直言,让“三农”一词从此成为官方和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每年针对“三农”问题的中央“一号文件”,亦成为中国解决农民、农村与农业领域症结的政策风向标。

三地合作社总经理刘贤统表示,三地合作社一方面采用生物有机复合肥等手段避免污染土地,另一方面则对种子严格把关,从而建立起了黄瓜、冬小麦、葡萄等绿色种植示范基地。

其中,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华西村、西霞口等“富裕村”,均不同程度的带有上述国外农村经济组织的影子,却又因为中国自身的国情而有所不同。

合作社带来的一大改变是现代化农业机械与技术的使用。除了路旁不时驶过的联合收割机,记者还看到,由江苏苏州绿农航空植保科技公司提供的遥控无人机正在麦田上空喷洒着农药。这种无人机目前已应用于河北、河南和苏北等地,可节省约30%的农药,并大大提高喷洒效率。

从2004年至今,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一号文件”已连续第十一年聚焦“三农”。那么,在提出“三农”这一概念十余年后的今天,中国的“三农”问题是否已经找到一条切实有效的解决之道?农业如何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实现可持续的健康发展?

《农民专业合作社法》颁布实施当年,三地合作社宣告成立。谈及这部法律的意义,三地合作社理事长巩群海显得有些激动。他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就好像放开了“裹脚的带子”,从此“法无禁止即可为”,人们从事合作生产也“放开胆了”。

“咱们过去是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现在是五十亩地一座楼,养老教育不用愁。”巩群海这样形容三地合作社给农村带来的新“理想”。据介绍,三地合作社章程已规定,凡成员子女考上大学本科的,可补助学费的60%。

从2007年发起成立至今,河北隆尧、高邑、柏乡等地13万余户农户先后加入了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据介绍,目前,这家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融资资金总额已超过80亿元。合作社成员近年来每年收入平均增长20%。

在原国务院参事任玉岭看来,解决“三农”问题,发展现代农业,走规模化经营的道路很有必要。

农业规模化经营的“三地”样本

对于农民合作社在中国发展所面临的制约性因素,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教授徐旭初撰文指出,中国农民合作社发展机遇要严峻得多,面临约束要复杂得多,合作社企业家要稀缺得多,成员禀赋要参差得多,政府介入要频繁得多,这也导致了中国农民合作社相较于国外合作社的特殊性。

而随着近年来土地流转的加快,中国农业以小规模家庭承包经营为主的面貌亦正悄然重塑。根据农业部披露的数据,截至2013年11月底,全国农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流转面积达到26%左右,全国农村承包50亩土地以上的大户已达到287万家,家庭农场的平均面积则达到200亩左右。

“中国农民合作社的发展必然是超越经典的、反映中国特色的、体现时代特征的。”徐旭初指出。

探索多种形式的农民专业合作之路

良田万倾,生机勃勃。这是位于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龙华乡前黄村、由三地农民专业合作社所耕作的一大片碧绿的小麦地时,最直观的第一印象。

河北的一家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例子表明,走规模化经营的道路,或许是一条可能的解决之道。

任玉岭介绍了自己过去出国考察所见到的四类农村经济组织,第一类是是公司制的、综合性的农村合作组织,农民连土地等各种生产要素一起入股;第二类是专业性的、公司制的合作组织,亦由农民入股;第三类是龙头企业与农民合作建立的,可以联动的“公司
农户”的合作组织;还有一类是以色列的农庄式的公司制合作社。

“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本世纪初的2000年,一位基层干部上书最高层的秉笔直言,让“三农”一词从此成为官方和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每年针对“三农”问题的中央“一号…

“这是正确的路。”中央党校“三农”问题研究中心原主任张虎林对三地合作社的实践表示赞许。他指出,应大力把农民组织起来,发展集体经济,才能使农民更好地实现共同富裕起来。

“很多农民正在新形势下,通过一个合作组织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任玉岭表示,包括三地在内的许多农民合作社正在朝着更好地解决“三农”问题,更好地帮助农民致富的方向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