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宿宝福的山药梦

现在,宿宝福又有了新的梦想。感受到了集体力量后,他想把技术推广到金厂镇、东昌区乃至通化市。他种的山药口感比其它品种好,回头客多,价格超出普通山药一倍,市场上还供不应求。他梦想着把肾形山药销往全国,销往世界。宿宝福说,他真想再活30年,努力去实现新的梦想。

乡亲们知道宿宝福研究出来了肾形山药,不仅价格高还好卖,都想跟他学学。可在培育肾形山药过程中吃了不少苦的宿宝福要独享自己的劳动成果,不愿与村民分享种植技术。为了保守这项技术,他夜间让老伴儿给他打着手电筒起山药,用不了的种子他宁可喂牲畜或扔掉,也不给别人,为的就是自己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30年前的一个冬天,解放军某部野营拉练住到了夹皮村,有幸观看炊事班做饭,成为宿宝福生命中的转折。那天,宿宝福看到炊事班的同志抱了一捧二三尺长的棒棒放到菜板上切,他很是好奇。这东西挺嫩的,外表看像烧柴,可人家是在菜板上切着,难道这种棒棒也好吃吗?炊事员告诉他这是山药,并介绍了山药的营养价值,还请他品尝了山药。

东昌区金厂镇夹皮村的农民宿宝福只有小学文化,而他用30年时间研究山药改良,种植出肾形山药,并成立了山药种植合作社,带领乡亲们一起走上了致富的道路。近日在…

宿宝福出生在金厂镇夹皮村,今年61岁。从小吃的粮食以苞米系列为主,吃的蔬菜基本是土豆、萝卜、大白菜,自家餐桌足以代表村民的生活水平,人到中年了,宿宝福也一直以为人们都是这样生活的。

宿宝福从炊事员那里得知山药不但有健脾、除湿、补气、益肺、固肾、益精的功效,而且含有可溶性纤维,能推迟胃内食物的排空,控制饭后血糖升高。听到这些,宿宝福兴奋了,这么好的东西,我们不能种植吗?炊事员告诉他,本地不产山药。他问炊事员为什么?炊事员说不知道。从此,宿宝福开始迷上了山药,开始了他种植山药的梦想。

东昌区金厂镇夹皮村的农民宿宝福只有小学文化,而他用30年时间研究山药改良,种植出肾形山药,并成立了山药种植合作社,带领乡亲们一起走上了致富的道路。近日在采访他时,他向笔者讲述了研发培育肾形山药的艰难历程……

两年前,村领导开导了宿宝福,给他讲了“一花开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的道理,讲了党中央关于集体发展、集体致富的要求,指出了他个人力量单薄,难让他的新品种大发展的弊病。领导举一反三的说教,打动了宿宝福。在村领导的支持下,以宿宝福为社长的“宿宝福山药种植合作社”建起来了。宿宝福毫无保留地把肾形山药种植技术传授给了合作社社员,过去种植玉米和现在种植肾形山药相比较,社员们一亩地的收入保守地说是翻了两位数以上。今年,在金厂镇和东昌区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合作社发展良好,他们注册了自己的商标,打开了自己的销售渠道。目前,村里还将进一步发展完善宿宝福山药种植合作社,带动全村的经济发展。

得到了一把种子,宿宝福乐了,从此他开始了试种山药。一年下来,因为不懂技术,不但没有收获,而且种子也没有了。可他不甘心,人家能种出来,我为什么不行?他想去山药产地看看,学学,可是那时家里没有钱,老伴也不支持他。宿宝福不死心,他向妹妹借了2000块钱,说好不一定哪年能还上。妹妹了解执着的哥哥,她说:“有你就给,没有就拉倒。”就这样,宿宝福在妹妹的帮助和支持下,走上了培育东北山药的道路。

宿宝福第二次见到山药是在市场卖菜时,挨着他的一个老者在卖山药,他一看到山药,就分外兴奋,他向老者打听山药的种植情况,没想到老者竟然说:“这玩意你种不了。”宿宝福来了犟劲儿:“我就是种地的,为什么我就种不了呢。”老者在他面前摆弄着山药豆说:“你看看,这么小的种子,多少年能长这么高大呀?东北冬天上大冻,种不了这东西。”宿宝福说:“你卖给我点儿种子,我试试看。”老者说:“行,100元一粒。”面对老者的不友好,宿宝福不言语了,一是他没钱,二是他看出老者压根就没瞧得起他。可就在这时,老者与市场管理人员发生了冲突,宿宝福马上帮助老者解围,事情平息下来后,老者很感激他,送给他一把山药豆,并真诚地说:“我也不会种这东西。”

宿宝福从南方学来了种植铁杆山药的技术,他在试验田里的山药成熟了,可收获山药的困难让他产生了改良品种的想法。种山药得挖大深沟,起山药也得深挖,而且十有八九得把山药挖断了。能不能让山药长成地瓜或土豆那样,种也好种,收也好收。就为了好种好收,他又讨来多地的山药进行培植,20多年后,宿宝福的肾形山药诞生了,这的确是种也方便、收也方便的新品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